有一種親情叫前夫前妻

情場突變,夫妻恩斷義絕

想起三年前的那個早晨,談欣至今不寒而栗。

那天一大早,她在鬧鐘急促的鈴聲中一骨碌爬起來,用保溫瓶盛滿煲了一夜的墨魚排骨湯,想趁丈夫陳明上班前把湯送到公司給他補補身子。丈夫連續熬了幾個夜,一定很憔悴,得補充營養。

就在三天前,陳明打電話說那兩天是產品升級的關鍵期,他要在公司盯著,晚上加班太晚就在公司瞇一會兒,不回家了。談欣心疼地囑咐一番后,心里還是不踏實,總擔心丈夫的身體。陳明本來胃不好,一熬夜肯定吃不消。談欣便精心選了食材,給丈夫煲了滋補湯。

談欣到公司時才6點多,丈夫的辦公室在寫字樓的16層。樓下的管理員認得談欣,給她開了門,還問她“要不要給陳總打個電話”。她噓了一聲擺擺手。在電臺做情感節目主持人的談欣,骨子里的浪漫在婚后依然未減。她提著保溫瓶進電梯時,還在想象著丈夫看到她時的驚喜與感動,有些抑制不住地想笑。站在總經理辦公室門外敲了很久的門,陳明才穿著內褲光著胳膊把門開了一條縫。談欣咯咯笑著伸手去摸丈夫發達的胸肌,卻被他推了回來。談欣笑著說:“怎么?怕狐貍精啊?”陳明干笑,有些尷尬。

談欣頓覺不對勁,猛地推門而入,直奔里間的簡易休息室,眼前的一幕讓她頓時驚呆了:一個女孩兒正慌亂地往身上套衣服!那女孩是陳明的秘書,剛到公司不久的大學生,叫張菁菁,一直對她“談姐談姐”地叫得很親熱。這是一個電視劇里常見的場景,也是一個爛俗的故事,爛到談欣在情感節目里都不屑涉及,如今卻成了她生活中的真實。她沒有傷悲,也沒有憤怒,只感到屈辱、羞恥。偷人的不像是丈夫,反倒像她自己被逮個正著,她捂著臉慌不擇路地向樓梯口奔去,一直下到一樓才發覺自己沒乘電梯。她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,丈夫奔過來試圖抱住她,她拼命掙脫,手上還緊緊提著盛滿湯的保溫瓶。她將保溫瓶狠狠向丈夫扔過去,站起身就走……

陳明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談欣解釋,不是她想象的那樣,只是連續幾個晚上一起加班,孤男寡女的一時沖動,他不愛那個女秘書,他是愛她的,求她給他一次機會。聽完丈夫的懺悔,談欣手一抬,說了一個字:“滾!”看著他默默收拾衣物離開家門,她又補充了一句:“這輩子別讓我再看到你!”那語氣,咬牙切齒。

跌進沼澤,前妻鼎力相助

三年后的一個午夜,淡欣剛剛主持完一檔午夜談話節目《西山夜話》,一出電臺大門,看到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女人從門前的電線桿下猶猶豫豫地走了過來。昏暗的燈光下,看不清女人的臉。但看得出女人要找她。果然,女人開口了:“談姐……”一聽聲音,談欣怔住了,這不是三年前那個搶了自己男人的女秘書張菁菁嗎?后來聽說陳明還是跟她結了婚,他一再表白的“只是一時沖動,并不愛她”,隨著他們的結合也成了不攻自破的謊言。談欣也想開了,既然已經選擇了分手,他愛誰已經跟她沒有關系了,

張菁菁怯怯地說:“談姐,他進去了……”說著就嚶嚶哭了起來,“你救救他吧,只有你能救他了!”談欣一震,把她扶進大廳,叫她坐下慢慢說。張菁菁抹了抹淚,說:“為了開發新產品,他貸不到款,一著急就借了高利貸。如今產品遲遲沒能開發出來,那些債主告他詐騙,公安局把他抓了,把公司也封了。”談欣問:“他借了多少錢?”張菁菁伸出一個手指頭,說:“其實,錢不是很多,連本帶息也就100多萬,關鍵是這一折騰,公司被封了,無法生產,客戶紛紛撤訂單。這樣一來,公司就會真的垮了。”談欣沉默了。陳明創辦這個公司不容易,當初借遍所有親戚朋友的錢,后來好不容易上了路子,還清了貸款,開始贏利了,家又散了。為了彌補心中的愧疚,他把一套復式房留給了她,還把公司賬上所有的錢都取出來打到了她的戶頭上,可能這也是導致他資金短缺的一個原因吧!談欣心有所動。正如張菁菁所說,只有她能救他了。但她為什么要救他呢?如今他跟她還有什么關系?談欣想來想去,覺得只有一種關系,他是她前夫,她是他前妻。前夫、前妻,這是一對相互對立甚至是相互仇恨的稱呼。何況,他那樣背叛自己,自己為什么要幫他呢?談欣搖搖頭,冷冷地說:“對不起,我幫不了你們。”張菁菁愣了一下,扶著椅子靠背,艱難地起身,緩緩地走出大廳。

談欣呆呆地站在那里,看著她漸漸消失在昏暗的路燈下。這是搶了自己丈夫的情敵,她曾經對她和那個負心的男人恨得咬牙切齒,但此時,面對她那搖搖晃晃的身影,談欣的心中一點也恨不起來,相反,一種隱隱的牽掛像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在她心頭,讓她喘不過氣來。她猛地追了上去……

一個星期后,談欣賣掉了房子,取出全部存款,連本帶息幫陳明還清了借款。債主紛紛撤訴。

穿上嫁衣,前夫是證婚人


大約一個月后的又一個午夜,談欣正在主持《西山夜話》,有個男人打進電話,直呼她的名字,很嚴肅地問了她一個問題:“你覺得前夫前妻是一種什么關系?”談欣沉默了一會兒,說出了兩個字:“親人。”男人也說了兩個字:“謝謝!”聲音哽咽,似乎很激動。

談欣走出電臺大門,還是在上次張菁菁站的電線桿下,一個男人緩緩向她走來。深更半夜,昏暗的燈光下,一個高大男人……談欣本能地往門里退了兩步。這時她聽到一個猶猶豫豫的聲音:“你……是談欣吧?”談欣站住,答:“是啊,你找我?”男人自我介紹:“我是剛剛給你打電話的人,問前夫前妻關系的那個,很想認識你。”談欣頓時放松了,她喜歡跟聽眾交流。她請男人進電臺的一樓大廳,男人要請她到附近的茶樓喝杯茶,談欣欣然前往。

坐定后,談欣才看清男人的臉,干凈清爽,很清雅俊朗。男人說:“其實我早就認識你。”談欣莞爾一笑,做這個談話節目的主持人多年,粉絲還是有一些的。男人卻說:“我是通過陳明認識你的。”談欣一愣。他接著說:“我叫周江海,市公安局的,負責陳明的案子,聽說了你慷慨幫他的事,很感動。”停了停,他接著說:“其實我也是別人的前夫,跟你一樣,三年前我離婚了,老婆,哦,現在叫前妻,背叛了我,跟一個男人跑了。我恨她。孩子跟了我,我不讓她接近孩子半步。她有一次甚至在我面前下跪求我讓她見見孩子,我都無情地拒絕了。三年來我的心中充滿了恨,不僅恨她,還恨周圍的一切。這讓我很痛苦。聽了你的故事后,我的心被觸動了,我明白了自己這些年完全是在折磨人也折磨自己。告訴你一個喜訊,我現在對她一點都不恨了,昨天我讓她把孩子接去了。是的,前夫前妻是一種親人關系,我為什么要人為割斷這種親情呢?你說得太好了,我要當面謝謝你!”男人說得淚眼婆娑,談欣鼻子一酸,(www.ckpynx.live 閃點情話網)百感交集,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兩行清淚。

三個月后,談欣接到陳明的電話,邀請她參加他兒子的滿月宴。這天,談欣到美容店洗了面,做了頭發,她要以最優雅的姿態去給前夫道喜。她這么做,除了誠心祝賀,還有個目的,就是在他的親戚朋友面前給自己掙點面子。可到了約定的酒店,談欣有些驚奇,包間里,除了陳明一家三口,只有一個客人,就是那個叫周江海的男人。陳明兩口子熱情地招呼她,并隆重向她介紹那個男人:“周隊是公安系統最優秀的男人,……今天特地邀請你們二位,是想給兒子認個干爸干媽,不知能否高攀得上?”談欣突然臉紅了,她明白陳明兩口子的用意。

參加完孩子的滿月宴以后,周江海和談欣這對干爸干媽開始了頻繁交往。作為別人的前夫和前妻,他們惺惺相惜,很快走進了對方心里。

半年后,談欣和周江海攜手踏上了婚姻的紅地毯。婚禮上,談欣的前夫陳明作為證婚人,飽含熱淚,向來賓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證婚詞。婚禮現場掌聲如雷。不知內情的人絕對不會相信,證婚人竟然是新娘曾經發誓不愿再見到的那個負心人、她咬牙切齒的前夫!

對于曾經相愛又反目的怨偶,寬容是最仁慈的心理治療師,它會漸漸撫平人們心頭的仇恨,留下綿綿不絕的親情。這種親情有個特別的名字,叫前夫前妻。
分頁閱讀:1 2 3 4 5 下一頁
本頁手機地址:http://m.siandian.com/aiqinggushi/19418.html